全国政协在京召开“加大白色污染防治力度”远程协商会-药智新闻
点击关闭

白色委员-全国政协在京召开“加大白色污染防治力度”远程协商会-药智新闻

  • 时间:

杨紫荷叶边半裙

河南分會場的全國政協委員、河南省政協副秘書長張廣東關注的是醫療機構白色污染問題。「近年來,隨着衛生健康事業迅猛發展,醫療領域產生的醫療廢棄物總量逐年增長,但醫療廢物管理體制機制不健全,導致全國醫衛行業出現了不少觸目驚心的白色污染事件。」

遠程協商會雖然結束了,但委員們對白色污染防治的關切和推動沒有完成時。充分發揮人民政協的優勢,圍繞「加大白色污染防治力度」建言資政、凝聚共識,為不斷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貢獻智慧和力量,委員們永遠在路上。

依法管控和宣傳教育兩手抓

河北分會場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所長、生命科學研究院院長、中國科學院院士康樂建議擴大限塑範圍,將「限塑令」升級為「禁塑令」,全面禁止生產和銷售無法回收的塑料產品。重點監管生產企業,堅決取締製作不合格塑料袋、農膜的生產和銷售黑窩點,杜絕這些不合格產品的生產、流通和使用。

9月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召開第十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再次發起大規模應對塑料污染物的國家行動。為助推打好白色污染防治這場硬仗,9月12日,全國政協在京召開「加大白色污染防治力度」遠程協商會,分設河南、河北、吉林、海南四個分會場,五地政協委員與相關部委負責同志遠程協商,為防治白色污染謀對策、開良方。而在此之前,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專門組織開展了專題調研,8月開通的該主題網絡議政平台上,200多名政協委員參与了這場有關白色污染的大討論。

委員發言,部委回應,具有針對性、可行性的意見和建議在委員與部委的深入協商中逐漸明晰起來。

控源基礎上的「全鏈條」管控

全國政協委員、台盟遼寧省主委胡軍也深切感受到了農村地膜污染問題的嚴重。「為了降低成本,目前應用的地膜多以0.006毫米甚至0.004毫米的超薄地膜為主,回收非常困難,殘膜污染十分嚴重,部分農田連續覆膜長達十余年,殘留量高達6千克/畝以上。」他形象地描述了地膜高量殘留的現狀:「『過去是耕地之中看地膜,現在是扒開殘膜找耕地』,地膜殘留阻礙種子或者作物根系生長,對作物苗期生長影響很大。」

「建議國家加大科技投入,突破生物降解地膜在寒區旱區使用的保溫保墒、長覆膜壽命的難題,從根本上解決農田白色污染,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吉林省副主委、松遼水利委員會副總工程師李和躍在吉林分會場表示。

康樂認為,防治白色污染,要堅持依法管控和教育引導兩手抓、兩手都要硬。「在消費環節,加強宣傳教育,營造綠色消費氛圍。樹立白色污染治理『一盤棋』理念,推動白色污染防治宣傳進學校、進社區、進農村、進企業、增強群眾對白色污染的防範意識,營造健康的生活習慣。」

「無孔不入」的塑料垃圾「這是覆蓋完地膜的耕地,白茫茫一片;這是覆蓋地膜后的莊稼長勢,綠油油一片;這是收割后的照片,如果回收利用跟不上,廢舊地膜就會堆積如山,對環境產生嚴重的污染。」身在吉林扶余的全國政協委員、空軍航空大學航空作戰勤務學院電子偵察教研室教授楊承志通過手機連線給參會人員展示了幾張照片,給大家帶來了強烈的視覺衝擊感。

南樂縣是河南首個發出「禁塑令」的縣區,2018年4月4日以來,全縣從單位到市場再到農業生產領域梯次推進,至當年10月1日全面「禁塑」,年減少白色污染50噸以上,探索了「濮陽實踐」。在河南省政協委員、河南省濮陽市政協副主席、市工商聯主席李莉榮看來,南樂縣是全國兩家生物基材料產業集群之一,是南樂首行「禁塑」的背景與底氣所在。南樂的生物基材料產業規模大、鏈條全,產品多、技術新,效益優、前景好,但其發展也遇到了瓶頸:產品成本較高,佔有市場難;剛性約束小,推廣使用難;缺乏行業標準及扶持政策,企業發展難。

「國家應加大對研發企業的政策支持力度,制定國家層面產業階段性的財政補貼專項政策,支持產業發展。」李莉榮的聲音通過手機連線從河南南樂傳來。

「海洋也正在成為塑料廢棄物的垃圾場。」站在三亞海邊的海南省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深海科學與工程研究所研究員李松海通過手機連線告訴大家,近期,我國科學家乘坐『深海勇士』號載人深潛器在南海某海域進行深海科考和探索時,甚至在2000多米的深海海底發現了成堆成片的塑料垃圾。」

「鑒於我國目前正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進行修改,建議把白色污染防治納入該法的調整範圍,為白色污染防治提供高位階的法律保障。」在河南分會場的沈開舉說。他建議擴大限塑範圍,儘快制定產品和包裝物的設計、製造環境污染技術標準,禁止生產、銷售、使用不易降解的薄膜覆蓋物和包裝物。

海南分會場的全國政協委員、海南省政協副主席、致公黨海南省主委侯茂豐則建議國家相關部門支持海南建立國家級生物降解材料製品產品示範基地,探索減免或降低進口環節稅,使海南成為全國生物降解原材料或製品進口最便利、最快捷的地方,加快海南廉價適用替代品的供應。

不用塑料,用什麼?「我國將對非環保塑料袋逐步由限制使用過渡到全面禁止使用。支持企業生產出環保、質優、價格合理的產品,以滿足『限塑』『禁塑』后的消費需要。」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河北省副主委、秦皇島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劉志新在河北分會場的發言引發了委員們對替代技術的研發和產業化問題的討論。

「德國是世界上最早通過立法推動實施循環經濟並最具成效的國家之一,我國也應該加快建立和完善針對塑料垃圾減量和回收利用的循環經濟法律體系。」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海南省主委、海南師範大學副校長過建春在海南分會場發言。

雖然早在2007年,國務院辦公廳就印發了《關於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但十余年來,「限塑令」所發揮的效應卻十分有限。至2016年,我國商場超市的塑料購物袋年用量已經達到50萬噸。農村地膜污染日益嚴重,醫療領域的白色垃圾逐年增長,更令人擔憂的是,白色垃圾已經開始污染我們的家園。

「應嚴厲打擊不符合標準產品和相關生產、銷售、使用行為,特別是要把非標農用地膜作為治理重地,堅決杜絕進入市場、鋪進農田。」吉林分會場的全國政協委員、吉林省政協主席江澤林表示。

「各級政府應統籌安排涉農資金,鑒於回收加工企業處理的是農業白色垃圾,建議對回收企業執行工業電價調整為農業電價,減輕企業的負擔,確保回收利用企業能正常運轉。」楊承志說。

除去可以直觀的塑料垃圾,形態各異的微塑料也在環境介質中傳遞蔓延。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分析中心主任、化學系學術委員會主任李景虹在實驗室通過手機連線參与協商,「微塑料是小於5毫米的塑料碎片,進入人體后對健康有潛在威脅。我國每年產生廢棄塑料量約500萬噸,隨着時間推移,如此規模的廢棄塑料經自然老化、風化后勢必成為微塑料污染進入各類環境介質中。」

這一觀點得到了楊承志的支持。「沒錯,要讓國家農膜強制性標準『長上牙』『帶上電』,對於超薄地膜,讓不良商家由之前『偷着生產』『偷着賣』到『不敢生產』『不敢賣』,控住源頭。」

面對來勢洶洶的白色污染,我們應當如何應對?很多委員表示,控源是關鍵。

在江澤林看來,加強生產和流通環節監管是做好「禁塑」工作的關鍵環節。他建議各地、各部門依據國家有關法律法規,執行統一的執法標準,實行全方位、全鏈條的市場監管。進一步落實地方監管責任,明確執法主體,加強涉事部門協調配合,加大「禁塑」監管執法檢查力度。

我國是全球塑料生產和消費大國,隨着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特別是近年來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塑料製品的用途越來越廣,用量越來越大,涉及面越來越寬。老百姓在享受塑料帶來的方便與快捷的同時,產生的塑料廢物種類和數量也越來越多。

今日关键词:开国大典彩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