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100多个电话400多条短信8名业主几乎要“抓狂”-教育新闻网
点击关闭

电话骚扰-一天100多个电话400多条短信8名业主几乎要“抓狂”-教育新闻网

  • 时间:

抖森疑遭性骚扰

經小傅一提醒,大家都把懷疑目標鎖定了業委會的「那個人」。

他這幾天把最近幾個月碰到的人和事「摸」了一遍:有沒有給淘寶賣家差評?對外賣小哥說話,態度好不好?鄰居說小孩子練琴太吵,上次電梯里碰面沒給什麼好臉色啊……

到底是誰,大家都說不準,也沒證據,只能求助警察。

坐在一旁半天不吭聲的小傅推測說,很可能是個人行為。原因是,小傅在群里和業委會的人互懟,但他沒被騷擾,他的妻子無辜中槍。「房產證上是我妻子的名字,留的是她電話,那隻能是物業、業委會的人乾的。」

從7月29日晚上開始,持續20天的騷擾電話,讓8名業主不勝其煩。

鞏先生翻來覆去想不通,直到前幾天碰到業主王小姐才知道,原來不僅是他,錦悅灣花苑小區的另外七個人同樣遭遇了「呼死你」軟暴力。□記者王冬曉

「我開了攔截,好多客戶(電話)打不進來,轉個賬,一下子發來400條各類驗證碼短訊,這個月業績鐵定墊底。」

而這幾名業主的要求也沒那麼複雜,就是希望短訊、電話不要再瘋狂轟炸了。

浙江金漢律師事務所律師章衛光說,電話騷擾侵犯了公民的安寧權,非法擾亂他人正常生活屬於違法行為,造成的傷害嚴重的,可以依法要求賠償,甚至依法是追究刑事責任。

「是不是你們鬧得凶,被報復了。」記者的疑惑被王小姐一口否認。

唯一共同點就是住在同一個小區,在同一個小區業主群,因為小區管理,和業委會、物業產生過語言上的衝突。

「這是我新買的華為,原來用的蘋果,沒攔截功能,停掉了。」

王小姐查資料問朋友「呼死你」的工作原理;小傅查了法律條文;老官向移動、電信、聯通三家運營商挨個投訴,最後確定是聯通的基站打過來的。

1一天100多個電話400多條短訊8名業主幾乎要「抓狂」

昨天上午,首南派出所民警做了筆錄,正式立案。

「喏,前天98次,昨天58次,今天177次,這是近三天的騷擾電話……」

鞏先生和王小姐是坐辦公室的,新手機停掉,舊手機用起來。小傅是個法務工作者,老官是做銷售的,他們倆最近新買了一部手機。

懷疑歸懷疑,總要去求證一下。「我們8個人中有人私信他,讓他消停下,他說『笑話,和我有什麼關係』。」王小姐說。

「我們接到這種因口舌之爭被『呼死你』騷擾的案件不多。」首南派出所一名接警人員告訴記者,需要技術手段揪出幕後黑手。

2除了是小區業主大家並無共同之處這8個人職業不同,社會關係不同,見了面甚至叫不出對方姓名。

記者看了下,這些號碼都是偽裝過的,從克羅地亞、摩爾多瓦、黑山、西班牙這些歐洲國家打過來,間隔短的幾秒,長的幾分鐘、幾十分鐘不等,時間是從上午十點到夜裡一兩點。短訊是各個平台的短訊驗證碼,8個人中有2人,一次性接收400條短訊,王小姐說,看到短訊圖標上的「400+」,要抓狂。

「我們還有個醫生,人家做個手術,電話響個不停。」

「和物業公開正面的矛盾發生在兩年前,垃圾桶要放在我們樓後面,才吵了兩句。」王小姐說,最近的罷免業委會,驅趕物業,是集體的書面訴求。

3非法擾亂他人正常生活屬於違法行為

記者了解到,錦悅灣花苑位於鄞州首南街道,羅蒙環球城旁邊,均價將近3萬元/平方米,由銀億物業管理。由於小區管理混亂,業委會不作為,小區業主最近抱團維權,好幾百人聯名寫了22頁、6000多字的材料,接連向街道、住建部門反映,撤銷了業委會,眼下正籌備選舉新的業主代表和業委會。

「他是典型的一言堂,有業主質疑他,他把人禁言,別人吐槽兩句,他一對一私信罵別人。」王小姐說,這個人很霸道,又記仇,最近鬧得他主動從業委會退出來了。

「我們以為一周就差不多了,等等看,沒想到快一個月了,還在狂轟濫炸。」老官說,客戶電話接不進來,再這樣下去,要喝西北風了。

為了搞清楚這事,他們幾個人還建了群,叫「呼死你騷擾報警群」。

昨天上午九點半,記者和鞏先生,還有其他幾位業主,到首南派出所報案。

神經緊張的表現,一是幻聽,二是手機鈴響全身緊張,三是疑神疑鬼。

鞏先生說話慢悠悠,他說自己從小到大很少跟人紅過臉。

被騷擾業主手機截屏。一天100多個騷擾電話,400多條短訊,從上午八九點到夜裡兩點,狂轟濫炸20天,鞏先生不僅手機崩潰了,人也有點神經緊張。

今日关键词:第17号台风塔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