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并不知道每一个数字背后发生了什么样的生离死别-汉南新闻
点击关闭

建材资讯宝-我们并不知道每一个数字背后发生了什么样的生离死别-汉南新闻

  • 时间:

罗永浩直播带货

當代哲學家齊澤克在日前的採訪中指出:在此次疫情中,必須着眼於我們置身其間的全球性的世界景觀,牢記這一景觀暗含的所有悖論。不僅僅是中國人度過了一個悲傷的春節,在這個星球上生活的全部人都失去了一個春天,不是嗎?但它最終要靠我們以頑強的意志和守望相助的力量找回來。那時,親人無需從相聚變成分離,戀人不必隔着玻璃親吻,我們也可以打破情感與認知的壁壘擁抱彼此。

昨日,美國單日新增確診人數達一萬一千多人,創全球單日確診人數新高。隨着疫情的發展,經濟創傷將在全球發生。托馬斯.弗里德曼曾在二○○四年出版過一本流傳甚廣的著作《地球是平的》,提出在全球互聯的時代,各個區域之間必然會走向交融。近日,他發表了一篇文章《新冠肺炎是新的歷史分期的起點》,其中指出在獲得技術的進步之後,隨着全球貿易和旅遊的發展,世界已經真正連成了一線。如今,人類不僅擁有緊密的聯繫,而且相互依存,甚至在很多方面相互融合。與此同時,這意味着相比起從前任何時期,危機的擴散將會更遠、更快、更深入、更容易。

換言之,正如我們這些天所目睹的,相似的悲劇會持續地在不同的地區發生,沒有哪一個區域能徹底置身事外。我們援鄂的醫護人員剛剛走出醫院,摘下口罩,耶魯大學的體育館已經化身成為新的方艙醫院。時時刻刻,又一輪的心碎正在發生。西班牙的老人哭訴緊張的醫療資源無法展開及時救助,讓人不得不想起之前在中國互聯網上數不清的求救信息和焦灼面孔。

在意大利,從二月二十二日到三月二十二日,短短一個月時間,約五千多人因新冠肺炎喪命,醫療系統走向崩潰。普拉多市的市民在廣場上排隊進超市,人與人之間相隔一米,我們被迫要通過製造距離守護個體的安全。在法國,奢侈品旗下的香水公司已經轉而生產消毒液。在這種生產的被迫轉型背後是一樁嚴峻的現實圖景:全球稀缺的防護用品已經成為新型貨幣。人們在陽台奏樂歌唱,試圖藉助藝術的力量抵抗這場漫長的瘟疫。這樣的情景我們並不陌生。上個月在武漢,有一個老人在深夜無人的街頭拉手風琴。寂寂無聲的夜,只有那個老人的琴聲如泣。在新聞報道中,感染和死亡數字持續飆升。我們並不知道每一個數字背後發生了什麼樣的生離死別。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在這場全球災難中,沒有哪一個國家、政體、社會是所謂的「贏家」。

新冠病毒不僅僅是一場疾病,隨着疫情的全球擴散,它還指出了一個關鍵癥結:在這個風險社會,不確定性將是一種常態。學會與不確定性相處,才是我們當下,乃至後疫情時期的重要課題。而且,還重申了一個我們早已耳熟能詳的關鍵問題:人類是命運共同體。這是一個已然被證明的事實,同時也是世界發展的趨勢。遠方的死亡不僅僅屬於遠方,它與我們每一個人休戚相關。遠方的眼淚雖然沒有落在我們腳下這方土地上,但人類的悲傷是共通的。不管在地球上哪一個區域,遭遇苦難與創傷的都是一個個具體的人而不是數字。病毒沒有民族主義意識,而我們全都是有血有肉的凡俗之軀,並且共享同一個地球,擁有同一套情感圖式。

圖:疫情下,三月二十二日德國法蘭克福一棟建築物「愛心」亮燈/美聯社

在這樣的危機時刻,民族主義話語所傳遞的,無疑是一種冷酷的暴戾。與此同時,後冷戰時期的冷戰思維將會製造更多可悲的隔閡。這是一場瀰漫全球的人間悲劇,眾生皆苦。正如《經濟學人》最新一期封面,全球宣告「打烊」。艱難時世,任何狹隘的民族主義情緒都將失去意義。在這個全球化程度日漸深入的歷史潮流中,人類早已經是命運共同體。認清這一點,比熟讀任何的「主義」和識別龐雜的「派別」來得重要。實際上,今天的我們擁有發達的技術,與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的互聯都成為可能。然而,有些人恰恰缺乏一種悲憫之心,一種對他人的同情。並非技術阻隔了心與心的距離,而是傲慢與偏見蒙蔽了「見眾生」的眼睛。

今日关键词:3月制造业PMI回升